有朝一日想成为自己喜欢的楼

关于

说好的铠陆点文

黑喂狗~

CP:铠铠铠X陆夫人

刺客信条世界观  无肉  BE

确定无误就继续看吧√

                                                                              
                                                                                                                        
在同步了Ezio的记忆之后,戴斯蒙在意识混乱的时候,莫名的同步了一个他从没听过的祖先的记忆,那个祖先是一名中国的刺客,名字他不知道,为何会同步他也不知道,甚至都没Anima的声音告诉他该怎么做,那时候他就一直跟着一个没听过的男声的指引,进入了他从没去过的中国。

公园1260年 中国 
”欢迎来到中国,戴斯蒙。现在是南宋景定元年,你此行可以理解为一个番外的插曲,这和你以前同步的那些祖先的记忆完全没有关系,至于你为什么会同步到之遥的记忆,我相信在结束的时候我们就会知道答案了。“

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正在墙角和一堆孩子们正在商量着如何偷到对面王家的桂花糕,偷到一块给酒楼的姐姐,说不定就会给他们一碟茴香豆来吃了。

戴斯蒙同步的是其中一个穿着看起来就比别的孩子家境好很多的一个孩子。

”戴斯蒙,这就是你的同步目标。陆之遥。既然你现在已经知道了同步目标是谁,我们就把时间往前推进一点,我的时间有限,不能让你同步他的一生还真是蛮可惜的,现在我们就去他的青年时代吧。“

”喂,Anima还能随便操控时间的么?!“

”你用不着知道那么多,他不是你的祖先所以和Anima没关系。“

”你......“

公元1274年 中国 

”从这以后就是你要同步的重点了,我们的时间不多,所以请你速度一点。“

那个小孩现在已经是二十一岁的少年了,眉目清秀,唯一可惜的就是小臂上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那道疤痕是和街上的混混皮打架的时候,被刀子划得,当时划了很深的口子,已经能稍微看得见森白的骨头,当时所有人都很诧异的看着平时喝一口药都会哭的陆之遥,忍着眼泪没出一点声音。

少年刚过了成人礼,就碰见了那个外国的少年,少年自称铠铠铠,说是陆之遥的刺客导师,也给了陆之遥一个他此生难忘的礼物。

不是陆之遥心中期盼的父辈都引以为傲的袖剑,而是一个很小的旗子,小的都不能称之为旗帜。

陆之遥虽然对礼物不甚满意但是毕竟原来是客,何况还是自己的刺客导师,就瞒着父母让铠铠铠住在了自家的柴房,而铠铠铠也乐得如此,就带着自己的一个小包裹住在了有点味道的柴房。

不得不说,自打铠铠铠来了之后,陆之遥的生活就变得有趣了起来,白天和铠铠铠练习一下基本的刺杀姿势,中午和铠铠铠带着馒头到河边去摸鱼,晚上躺在柴房里讨论着哪家的姑娘好看,哪家桂花糕好吃,哪家的茴香豆又贵了这些琐事。

这样的一天并没有持续多久,在陆家被皇帝以密图谋反的罪名带走了全家的时候,陆之遥还在外面和铠铠铠再比谁先摘到树上的果子,等陆之遥带着满怀的果子回家的时候,只剩下了空无一人的房子。

陆之遥因为没在逃过一劫,却再也不能用陆之遥这个名字存活于世。

少年开始了逃亡,他在决定逃亡的时候问铠铠铠,要不要陪他一起逃。

铠铠铠同意了,但是有一个条件,明年必须再次回到这里。

陆之遥就带着疑惑答应了这个条件,开始了不知道终点的逃亡。

在逃亡的过程中,他杀了不小心碰到自己要去报官的皮,杀了认出了自己的麦扣,杀了还奶声奶气喊着哥哥的小绝。

陆之遥渐渐放弃了复仇的念头,要不是因为要复仇他就不可能杀了那些人,也就不可能愧对刺客之名。

他一直不敢问铠铠铠什么才是刺客,他觉得刺客应该是锄强扶弱的,而不是杀着那些正义的人后,连罪都不认开始逃跑的人。

少年的心终于还是在再次会到这里是爆发了。

公元1275年 中国

”好久不见,戴斯蒙。看来你已经大概了解之遥的性格了,现在虽然不想说,这就是你此行的结尾了。虽然不尽人意,但是不得不说,你做的还不错。“

”你是谁?为什么让我同步这段记忆,我并不认为这个陆之遥是刺客。“

”我也不认为他是刺客,但是他就是刺客,只不过没有导师而已。“

”那个铠铠铠?“

”就凭他那手技术像是导师的样子么?只不过是个有点造诣的学生而已。“

陆之遥和铠铠铠第一次争吵,吵得不可开交,但是却十分可笑,因为一个两个人都以为自己了解了的一个词语,刺客。

陆之遥听到铠铠铠要走的时候,没有挽留他,只是告诉他,知道了刺客的真谛后再回来向他道歉吧。

铠铠铠只是笑了下,说之遥你不要后悔,就带着包裹离开了那个柴房。

然后就是皇帝接见外国前来学习的友人,马可·波罗。

陆之遥在人群中看见了那个自称铠铠铠的人,原来他只是马可波罗派来提前熟悉环境的人而已,他也不是什么刺客导师,而是圣殿骑士。

”够了,戴斯蒙。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你了。非常感谢你同步了这段记忆。“

”你既然能让我同步,为什么不自己来?“

”我可没办法同步,而且我只是想看看之遥眼中的我而已,果然只有友情。“

”你是那个铠铠铠?“

”对啊,你现在该去同步Ezio了,都是意大利人差距怎么这么大。“

”...“

”再见了,戴斯蒙。“



评论(2)
热度(10)

© 黑白信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