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朝一日想成为自己喜欢的楼

关于

【all陆】斯德哥尔摩情人 01

角色OOC

后期有少量尿E友情向预警

捆绑道具有(但是还是安定的清水)

All陆 主E陆






陆之遥醒过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被人强行掐住了下巴,非常粗暴的灌了不知道是什么液体。

与其说味道像苦杏仁味,还不如说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好的腻人的香甜味。

那人可能是已经完成了这个指令,他松开了掐着下巴的手,把陆之遥的头向地面甩去,听到陆之遥的闷哼声后,不屑的哼了一声,随后就响起了应该是铁门的关闭声。

陆之遥摸索着蹭到了不知道什么东西,靠在了上面舒了口气。

他之所以会被关押在这里的理由,是因为一宗毒 品的交易,也就是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偏偏会找上他的背叛。

他只是一个警局的记录员,负责记录嫌疑人的供词而已。那天他在外面休假,突然就接到了要他去现场协助缉毒的电话,他当即就匆忙和正在一起玩的朋友解释了一下,然后的事情他怎么也没有想到。

他还没到交易地点的大门外,就在路上被抓到了,而那里除了他完全没有警局的人,没有眼熟的,也没几个眼生的,还是那群熟悉的人马配置。

他没听到一个人说话,也没看清一个人的脸,凭着昏迷前最后一秒的回忆,他好像是看到了一个人的侧脸。

那个人貌似穿着很不起眼的卫衣,只有那个妹妹头给他的印象比较深,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陆之遥试探性的眨了眨眼,虽然眼前还是没变的漆黑,但是能明显感到顺滑的感觉,可能是丝绸把眼睛绑住了吧,可是丝绸有这么好的不透光性么。

然后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嘴里被塞了东西,可能是昏迷的比较久,他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口水已经顺着下巴不知道流了多久。

他有点庆幸自己看不到眼前的模样了,要是看到了一地的口水或者一身的口水什么的,肯定会留下心理阴影的。虽然现在已经留下了,但是没看到的话说不定他现在的样子远没有他想象的狼狈。

他试着蹭了蹭身后被反绑着的双手,除了疼痛和酸麻之外完全没有感觉到绳子会松的样子,那现在他还能自由活动的只剩下双腿了。不太清楚那群人为什么没有绑住腿,好心的放过了腿,还是没时间绑住腿了呢。要是没时间的话,刚才被灌东西的时候就可以绑了啊。

正在他努力的想用酸麻的双腿靠着墙壁站起来的时候,铁门很不配合的响了起来,他并没有听到脚步声,可能是门外铺了地毯什么的,而屋内却完全是冰凉的水泥地。陆之遥感觉逃出去的希望又小了起来。

“呦,可爱的boy”来的是个男人,轻佻的声音和皮鞋的声音渐渐向他靠近,男人大概在他面前很近的距离停了下来,“一个人来还是很有勇气的啊,作为奖赏,给你很多宝贝儿抢都抢不来的摸头杀哦”

头发被男人凶狠的拽住了,感觉头发要被强行从毛根里拔出来了一样的疼,陆之遥现在又庆幸这个口球让他说不出话,他可不想在这种人面前呼痛什么的。

男人似乎注意到了什么,松开了他的头发,听脚步声是走出了屋子。他尽量屏住呼吸听着外面的声音,也在努力的放松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

男人边走边吩咐着什么,他听到的地毯的摩擦声也越来越小。

男人说话的声音很小,他只听到了零星的几个词语。

撕票 条子 转移

他不清楚是该先从职业角度考虑他们要把那批货品转移到哪里,还是先担心下自己还能不能活着逃出去。

他一开始就没有指望会有人来救他,倒不是说地方有多偏僻,还是警局的效率太低什么的。因为那个会第一个想到自己的家伙,正在不知道哪个地方干着卧底的工作,他现在也没想到什么办法能向外面传出SOS的信号。

人果然想多了事情就容易累,陆之遥迷迷糊糊的看着还是一片漆黑的眼前,虽然知道现在睡下去醒来说不定就在哪里了,但还是不可抑制的合上了眼睛。

TBC.


评论(2)
热度(8)

© 黑白信仰 | Powered by LOFTER